GrQvb0NhX3GDoQMyePNrP

【短篇】碎裂重逢

此為噗浪文手tag關鍵字跟風,詳情請見此噗
本次tag:糖、廢墟教堂、結局、「叫你吻就吻別廢話那麼多」、BG、自找BGM

  他走到大城市中錯綜複雜小巷內,不自覺站在原地,抬起眼仰望天空。天空很藍,藍到地面平鋪的拋光地磚表面都反射天空的藍,像極了天與地的藍色都融合為一,但他知道這只是視覺上的錯覺。

  這是一座爆炸後的廢墟城市,已無人煙聚集,他來到這裡想找一點舊東西,卻在佇立在小巷內觀望著天空。昔日曾有的記憶早已模糊,還記得的是蒼藍的天與地,記憶猶如地面上拋光地磚,照映著回憶中的變化萬千。

  有那麼一個人他曾經深愛過,有那麼一個人讓他痛心過。

  他遵循回憶中的步伐沿著拋光地磚行走,佈滿灰塵的地磚被他踩出腳印,來到了一座廢墟教堂。他脫下手上的防塵手套,撫摸破損的天使雕像。

  天使雕像曾經見過他們的真愛,如今卻受爆炸洗滌破損,將近半年無人來訪的廢墟讓地被植物探出根莖,包圍四周毀損的一切。人們從荒拾大地中白手建起城市,如今歸還給自然也是不錯的選擇。

  他還未去找尋舊東西,卻被教堂曾經發生過的美好吸引,停在此地流連忘返。

  ※

  『嘿!你看看我這身婚紗穿得怎樣?』

  女人的聲音在他記憶裡響起,他微笑地望向教堂裡高聳的玻璃窗,他在這裡與心愛的人結過婚,如今卻因爆炸與她失散,還未找到人。他尋她尋了一年,已不敢奢望能在混亂中找尋到她,各地的交通中斷還未連接完成,他只敢偶爾來這裡喘息,靜待各地交通恢復完成。

  誰會知道突然來幾顆細碎隕石把城市轟得一團亂?這是他未曾想過的事。

  他後悔就這樣放任她去另一座城市工作,即便她對他說過這份工作是心儀目標,他不是沒有掙扎過,卻依然讓她圓滿自我而去。兩座城市來往需要一個小時,但她笑得甘之如飴,他也當作她開心就好。

  半年過去,他從期盼轉為失落,政府的修復進度大大落後。據說是城市四周坑洞太多,只來得及蓋出簡易道路,其他還在施工中。通訊塔還未復原,人們試著用殘餘的線路組裝成幾KM速度的網路發送簡易訊息,不少人各自都在臨時網頁上報平安,就為獨缺她一人。

  如果墜落的那天上午,他來得及抓住她的手多溫存個幾分鐘害她遲到,應該可以躲過這場隕石災害吧……

  ※

  她被倒塌的建築物壓傷了腿,被迫只能躺在地板上受同事照顧。

  她經歷了彗星砸地面的末日時刻,還活下來就代表她運氣十分好,她在中斷道路這之間被迫與公司同事生活在公司內,一過就是過一年,專心養護她受傷的腿。城市醫護人員組成醫療小隊挨家挨戶巡檢傷勢病患,她也被排在其中,並登記在手寫的傷患文件內。她很早就被確認成生還者,只是大家都太忙,忘了在線路暫時恢復時登記在網上供人查閱。

  她原以為道路中斷這種小事可以花幾個月的時間修復,然而當消息傳遞發電廠發生爆炸、無法正常供應城市時,她一瞬間有覺得再也看不到他的錯覺。

  當她知道人們修復通訊線路已經是過半年後的事,她與他活在兩座城市,各自焦急著彼此。不同的是,他是在教堂內想著她,她則是坐在輪椅上看著斷裂的道路想著他。

  她記得自己獨自來往兩座城市的堅決、疲累,在時光中慢慢沉澱成回憶。她感謝他成全自己想嚮往的工作,即使現在深受困境無法回應,她凝望著倒塌城市的風景,也多少猜想著他一定在另一邊安然無恙。

  思緒在一年內把他的形狀從清晰揉捏成模糊,她快一年沒見到他,多少會靠著放在車上的結婚照想念著他。

  什麼時候能見面?她完全不敢回答自己問的問題。

  「嘿!我今天才知道原來網路修了不少,他們有架一處生還者登記的網頁,妳要不要也報上去?」

  聽到同事今日報來的消息,她一驚,像是陰霾中開了道曙光,也不顧腳傷的傷口還未復原,就地站了起來。

  「在哪裡!?我要去登記!」

  「妳別站起來,我推妳過去呀!」

  同事被她的舉動嚇得半死,她可是差點被壓到骨折的人,深怕這麼一站又讓她傷口破裂。同事將她扶回去輪椅上坐好,推著她往一處賣3C產品的店面行動。

  3C店面被人們改建成臨時通訊網路所,一些民眾正排隊在店前等候登記,她與同事排隊其中,輪到她們時工作人員給了她們一個鍵盤,指示她們將想發送的內容打進去。

  她拿起鍵盤時突然落了淚,一旁的人們大呼小怪,工作人員則制止人們聲張,並這麼說:「慢慢來,網路已不會隨時斷了,花幾秒鐘整頓好妳想傳遞的內容再敲打。」

  她先為失態道了歉,深呼吸好幾回,拿起鍵盤開始奮力敲打,簡直快把自己的手敲斷指了。

  ※

  當他看見那則報平安的訊息,他哭了,哭得像孩子一樣悽慘。

  過了半年終於聽到這消息,他不敢想像自己曾有多麼絕望,如今整個人因一句消息而救贖。

  他努力等,等到破壞道路的裂縫與巨石堆被清理完畢,等到暫時恢復可以透過簡易交通工具前往時,他二話不說跟人用錢借押腳踏車,奮力騎過兩座城市中被清出來能行走的小路。

  他想見她、想見她,想見得不得了……

  當她見到他一副狼狽的模樣,出現在她所待的公司住所樓下,她不禁落淚了。

  他變得好難看,身上那套衣服皺巴巴的,一定沒什麼清洗,頭髮跟鬍鬚都沒整理長得像鬼一樣,但她認得他來找她了!

  大難不死過後,他們像經歷重生一樣,所有之前的嫌棄爭吵都被屏除在外,只剩下想確認對方安好。

  她動手推著輪椅,卻忘記建築物只剩樓梯沒有電梯,她急著下樓卻來不及煞車,一個不小心滾落樓梯中段跌倒在地。但她好急好急,急著想見他,急著從地上爬起來,顧不得腳傷只好大半走路一跛一跛的,努力走下樓梯找他。

  好痛!

  她不想管痛了,她只想快點下樓,但腳不爭氣害她又摔在樓梯間,讓她氣得要命。

  在景色混雜淚水朦朧之中,她感受到自己被抱起來了,被抱得很緊、很緊,她認出來抱她的人是誰。

  那位想他快接近一年的另一半,正在她身邊,跟她一樣用衝得上樓梯,找到她的身影後喘著氣,什麼話都說不出來。

  ※

  「吻我。」

  她只來得及反應這一句。

  「嗯……?妳還好嗎?」

  「叫你吻就吻別廢話那麼多!」

  「好的,老婆大人。」

  他張開嘴,心存感激地將她抱緊擁吻,感謝老天讓他們活下來,還讓他們能團聚。

  太久沒接觸到他的體溫,她忘情在他懷中,顧不得腳痛得要命,反正他抱著她不會再摔到腳,不用擔心。

  失速轉為失控,就差那麼一點他們把樓梯間當房間,在他們打算想寬衣解帶時,一個尷尬的聲音從底下傳來,逼他們停下動作。

  「喔,天啊……我實在不想打斷你們,但兩位你們擋到路了,這座樓梯是這棟大樓唯一能上下行走的地方,你們去會議室關起來溫存好嗎?」

  他們立刻回神,兩個人整顆臉爆紅,頻頻跟同事道歉解釋實在是太過興奮才變得如此,同事表示不介意,但希望他們知道怎麼回家。

  他聽完尷尬笑了笑,跟大家解釋他是騎腳踏車來找她的,只有她備受感動之外,全部的人罵他笨蛋,因為這一摔又害她得繼續養傷一個月,他只好表示會幫忙找能載她回去的交通工具來。

  一番折騰之後,他今天只好留在她的公司幫忙照顧她,直到情況恢復穩定再說。

  ※

  一個月後,天明。

  在道路漸漸被填覆到能讓兩輛貨車行走時,他修好她差點壞掉的車,把車開到公司樓下帶她回家。

  坐上車的那一刻,她通勤的感覺全部回憶上來,對比現在是狼狽地回家,她覺得相當感慨。

  在他來往兩地照顧她這段期間,她一直後悔自己沒事幹嘛要選這麼遠的地方工作,但他什麼也沒追究,只告訴她活出自己就好,這樣就好。

  受傷了可以恢復,車壞了可以修理,人只要是活著,一切都好,他這麼回答。

  她真不後悔自己選了這個伴,選了他。

  她好累,坐在車上昏昏沉沉睡著了。

  他怕她坐起來不舒服,盡量閃過窟窿開車,這談何容易,路上都是暫填的路面,開起來也是顛簸不斷。

  在他開回家前那一刻,天空開了雲,照下陽光把大城市的外表照得發亮,似乎是在歡迎他們回家。

  歡迎他們回到兩個人重逢的時光。

  歡迎他們在歷劫之後,繼續將生命活得發光發亮。

  《還風結束》

後記:本來BGM想選Lemon,後來見歌詞好像不太搭,就換一首aimer的歌,有點迷幻又帶有鼓勵的味道。

 

後面要以糖做結束嘛,就不要走太悲,雖然前面根本在虐主角(刪除線)。

下篇見囉~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