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象限_核爆末世

【核爆末世】第六輪、齷齪事

本篇為參予自由象限:【末日冒險~在核爆後的世界努力生存~】第六輪
【題目】角色:未知實驗品
物品:水壺
事件及意外:缺乏維生素導致壞血病


  「阿志,上來一下,好像有什麼小船飄過來了。」    
  阿志爸穿著一身吊嘎裝,從上方窗戶對一樓呼喊,阿志抬頭見爸爸一臉嚴肅,不敢怠慢,「知道了,我過去。」
  「阿志,不要太勞累喔。」小瑜見阿志又要窩回去二樓監視室工作,發現從回來後就一直抓著小安聊天未跟阿志聊什麼,下意識匆匆叮嚀。    
  「知道了,妳先帶小安去安頓吧。」
  「好。」
  離開了小瑜與小安兩人,阿志從樓梯繞回去二樓,往阿志爸待的監視室前進。
  ※
  阿志自認為並不會像小瑜那般天真。
  打從張開眼睛懂事那一刻,阿志隨著阿志爸見到核爆末世後各種悲劇。帥伯的經歷算是好的,其他人就如同像小晴一樣對待,不是監禁就是放逐。
  但他也不想抹滅小瑜的幻想,阿志爸容許小瑜的天真,那對庇難所的士氣有益。在這種末世時刻裡,很需要這樣的氣氛安穩人心。阿志明瞭這點,才寧願扮起黑臉,跟小瑜互相針鋒相對。
  這座庇難所雖然大,生存下來的孩子卻寥寥無幾,與他同輩的也就剩小瑜一人,阿志不免得多提點心。
  「阿志,這邊。」
  回到一樓停船的港口處,港口邊站了幾個人,阿志爸對下樓的阿志招招手,轉身指往停在港口旁的廢棄小船。
  「你覺得這是什麼?」阿志爸看一眼自家兒子問。
  阿志動手翻開無人廢棄小船上的髒帆布,裡面有不少試管品、幾個試驗容器裝載的未知實驗品
  那些實驗品中,有不少長得像人型的物品,只差沒發展出五官狀態。阿志爸與其他夥伴眉頭緊皺,對於這樣的漂流物始終不太能適應。
  「又是這個啊……這個月已經漂來不少了。」
  阿志戴起手套與口罩,直接跳上那艘廢棄小船,跟一些夥伴把船裡的東西搜出來放在港口船塢上,檢視這次漂來的物品。
  幾個庇難所出產的物資包、裝水用的水壺,加上散落在船首附近的試管與實驗品,看起來就像是誰在別處庇難所進行著詭異的計劃,失敗後的下場。
  但這數量也太多了,阿志估計盤算,這個月已經漂來第三艘無人廢棄船了。
  「我把這些實驗品拿去燒毀吧。」
  阿志拿起那些試管與實驗品容器,放入在港口附近的推車上,準備推往所內的焚化爐前進。
  阿志爸突然叫住他,「阿志,二樓醫務室有搭這艘船逃難的避難者,你有空繞過去看看。」
  阿志一愣,沒想到居然這次有活人。
  「好,我等等過去。」
  ※
  把該給焚化爐燒毀的東西給出去後,阿志繃著臉來到二樓醫務室。
  床上躺著一位中年男子,樣貌不好看。乾癟的身軀、稍微擦拭過卻難以忽視的髒亂頭髮,微張的嘴內有難以癒合的牙齦出血。阿志推算這人應該長時間未正常進食,到了缺乏維生素導致壞血病的程度。
  但那不是重點,既然知道有活人在,阿志可不想放過能問的機會。
  「你好,我是這間庇難所的副管理者,阿志。可以跟你問幾個問題嗎?」
  中年男子抬眼盯著阿志,默默地點點頭。
  「謝謝,想請問你發生什麼事?怎麼會漂來這裡?」
  「我們的庇難所被襲擊爆炸了,只能冒險離開原本居住的地方……」
  中年男子伸手拉起胸前的領口,上面繡了一串號碼,阿志拿起平板調查這組號碼,顯示資料是在北區。
  「為什麼?發生什麼事?」阿志問。
  「有一些沒見過的航母船,來到北區一帶領地,二話不說就對庇難所開火,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……」
  中年男子說話速度慢,阿志來回對談好幾回才搞懂發生什麼事,聽完內容後換他傷腦筋。
  有一群不知名的人開著像航空母艦的船,襲擊北區一帶的庇難所,優勢的火力讓庇難所內建的砲塔裝置尚未發揮作用之前,就已經先被摧毀。中年男子是最先逃出來的一批人,只可惜當他漂到中部附近時,長時間缺乏足夠的營養素已經對身上造成傷害。
  由於這突襲行動來得突然,中年男子並不清楚那群人什麼時候到這裡,提醒阿志得做好準備。
  「我很遺憾發生這種事,我們這邊會作好準備。」
  「那真是太好了……」中年男子對阿志的話覺得欣慰,至少他終於不用再受漂流的日子。
  然而阿志答完話後臉一沉,「最後,想再請教你一個問題。」
  「什麼事盡管問無仿。」
  「你船上的試管與實驗品我見過,請問你是淨化團體的一員嗎?」
  中年男子眼瞼微笑,「是啊,那些都是我搶救出來得成品之一呀。」
  「這樣啊……久仰淨化團體盛名了。」阿志大手一拍,給了他震撼的答案,「可惜我拿去燒掉了,這裡並不是與淨化團體同盟的庇難所呢。」
  「你、你說什麼!?」中年男子聽見自己搶救出來的成品被銷毀,氣得面紅脖子粗,「那、那些是幫助人類生存的實驗品啊!」
  「是啊,但你們鬧出了什麼成果你們自己不知道嗎?」
  阿志主動按下開關,打開了醫務室的對外窗戶,一瞬間陽光刺眼,也看得見所外的景色。從高架庇難所往外看可看得見山脈綿延,但山腳附近卻有不少奇人者盤據。
  「你有想過奇人者怎麼來的嗎?」阿志問。
  中年男子一怔,隨後想到了什麼開始喃喃自語:「……不,那並不是我們的錯。」
  「我想也是,多年前流放出去的東西演變成現在模樣,也是難以預料,但不代表你們沒有任何責任。」
  阿志回得咬牙切齒,當他知道奇人者的誕生跟淨化團體實驗品扯上關係時,他就知道不妙,淨化團體大本營主要在北區,雖然不知道攻擊者是誰,阿志卻想給襲擊者歡呼。
  奇人者,淨化團體研發出來的一種笑話,一種希望研究成人類可以抗輻射行動的計劃,最終失敗的產品。受奇人者恩惠者數量不少,但知道內情的人,沒有人敢賭奇人者真的可以和善相處。
  奇人者的原型,其實是混入人類基因的培養實驗體,產生而出的產物。他們真的曾經救過不少人,但也摧毀過龐大數量的人類建築,好壞名聲參半。
  「總之,你想要活命的話,最好放棄你們的研究計劃,我會盯著你的一舉一動。」
  「說這什麼話!我們也在為人類生存盡一份心力啊!」
  阿志這下火了,「這裡我們最大喔,你真的不想活的話,我也可以把你丟出去不管喔。」
  「X!你拿我的生存來威脅我!」
  「不想聽就算了。」
  不想再繼續跟中年男子爭吵下去,阿志乾脆直接離開,回去監視室透透氣。
  他沒法像小瑜那樣保持樂觀思考,也是因為知道這些齷齪事,左右著判斷力。
  在末日生存的世界裡,一切的情況是不可控,因此他很努力維持庇護所的正常。身為庇難所管理者兒子的他,扛得任務會比自由護衛的小瑜來得重。
  這是他選的路,也是一條艱辛的路。
  《待續》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