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2883637346

【自由新鎮2二創】蟒兔、戰地孩子

  ※閱覽前,世界觀自設,擦邊血腥描寫請注意。

  兔子某日跟魯蟒出差,兩位一搭一唱從最初的指令爆破某個基地,轉眼變成把整棟賊窩給翻過來,拿下相當不錯的戰績。他們在準備回營時待在某處臨時搭建的休息所一晚,分享彼此拿到的情報。

  「這份資料應該是對的吧?」兔子問。
  「不對我怎麼可以透過交涉拿出來,你在說笑。」魯蟒將USB像拋物一樣丟扔,一副並不是很在意資料被自己搞壞的嚴重性。
  「大雞雞很悠閒嘛。」
  兔子對魯蟒的舉動並不是很意外,真正的資料早已藉由搶來的WIFI傳輸回總部,並不是很在意USB內的備份被搶走,魯蟒不擔心他也不需要擔心。
  「經過幾天的緊張我都快累死了,真想趕快回家睡個覺啊。」
  「直升機大概還得再過半天才會來接吧……」
  他們運輸工具大部份都靠總部的直升機接送,在沒有得到需要靠自己力量找尋交通工具離開前,多半是等待預先拿到的撤退時間離開,若沒什麼意外能順利離開最好,最怕是出什麼亂子。
  「唉呦,只能希望這直升機準時點,每次都超不準時,真他X的想揍那些駕駛員一頓。」魯蟒對總部的接送人員一向頗有微詞。
  「你如果想揍我也可以陪你揍。」兔子附和。
  「算了算了,人家肯來就好了,不用太強求啦,誰他X的不知道那些駕駛只想鬼混。」
  見魯蟒已經閒到發慌只剩打嘴砲的威力,兔子聳聳肩,習慣性轉頭看向遠方,保持警戒著四周。

  「嗯?有動靜。」
  兔子最先發現異狀,他們正坐在休息所搭建的高台上,高台下有位孩子慢慢往他們方向走上來,是個全身有不少髒汙的男孩子。
  「這孩子要做什麼,一臉大便?」
  兩人好奇往男孩子看,男孩子臉色不好走路蹣跚,走向他們時候緊張到全身發抖,兔子正想出聲問要做什麼,卻眼尖發現孩子身上穿著防彈衣,防彈衣下鼓得相當誇張。
  「等……」
  魯蟒還沒把話說完,兔子已經從旁邊拿起大型垃圾砸過去,在還未接觸到孩子身體前一秒,已經先看見預期會有的爆炸!
  碰!
  大型垃圾被爆炸炸得分散四處,差點把架好的高台炸垮,兩人努力抓著柱子穩住身體,等著劇烈搖晃過去,眼前已經剩下一片血紅與碎塊堆。
  「我的天……」
  「……看見真不好的東西。」
  兩人低鳴到說不出話來,這種自殺式攻擊在戰地屢見不鮮,若是成人來攻擊他們還不太有感覺,小孩子來執行一整個踩到他們的地雷。尤其是兔子,他眼力好沒放過任何一個細節,那孩子顫抖的身影歷歷在目,他還見到孩子的臉上有兩道淚痕,難過的情緒差點讓他吐出來。
  「大雞雞,我可以晚一點才回總部嗎?」
  聽見兔子低沉的聲音,魯蟒已了然於胸,他站起來拍拍兔子,雙手環繞著胸口低沉回話:「可以,我陪你去吧,反正放直升機鴿子也行。」
  「謝了,大雞雞。」
  他們各自站起來,走下高台往休息所出口離開,其他人經過他們時嚇到繞開行進路線,彷彿看見了什麼恐怖畫面。
  直到兩人身影消失在出口,眾人才彼此交頭接耳,談論方才看見的情況。
  「你見到了嗎?那個粉色頭髮的男人表情真恐怖。」
  「戴眼鏡的也沒好到哪去啊。」
  「他們是哪來的?似乎沒怎麼見過這兩人出現過啊。」
  「天啊,真的都沒人知道他們呀?」
  「太誇張了!他們是鬼嗎?居然沒人見過他們!」
  休息所的眾人議論紛紛,談論約十幾分後才慢慢消停,各自回到崗位上繼續做事,彷彿兩人的身分不值得深究,畢竟他們的休息所只是架在某處戰爭基地旁邊,爆炸這種事每天都在發生,況且還有更要緊的事情要做。
  而原先預定要來接蟒兔兩人的直升機,降落時發現兩人不在約定的地方白跑一趟,卻又只能乾瞪眼在原地等他們出現。

  數天後,報紙上這麼寫著:
  警消人員見到位於OO區的土房內發現大量濃煙,派人過去一看發現該處發生激烈的槍戰現場,是人口販賣集團。集團的首腦被發現時已經暈倒在現場,警方逮捕他歸案時首腦曾經清醒,驚恐地說出這樣的話:「他這輩子不想再見粉紅色的東西,粉紅色鬼神太恐怖了!」警方不清楚揭滅這集團是何許人也,正在調查中。

  總部,蟒兔休息室。
  兔子拿著報紙興奮地給魯蟒看,魯蟒看了幾眼塞回去給兔子,同時問了一句:「你爽了嗎?」
  兔子點點頭,笑得很開心:「嗯,爽了。」
  「那就好啦,走吧,出差去。」
  「好。」

  ──完──
  參考改寫來源:看噗浪似乎聽聞兔子對孩子很好,就產類似的糧囉~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