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ffee-2592467_1280

【番外】雨後,咖啡廳

  細雨,鋼琴聲,濕潤的天氣。

  張小鈴如同一往走到巷口的咖啡廳,點了喜歡的臻果咖啡,在漫著咖啡味的木製桌椅間搜尋,找到偏角落的位置坐落。

  她將手上小心翼翼提起的黑色小包打開,拉出藏於小包內的小筆電,輕壓電源等待螢幕開啟,不經意掃過窗外細雨淋離,在人行走道上匆匆躲雨的人們。

  人們五顏六色,各種萬千,在窗上與雨渲染成一幅畫,揉入灰黑色的天幕染缸。

  就像她鬱悶的心情一樣,塞著幾天以來的疲累,五味雜陳的思緒。

  筆電螢幕亮起,她迅速登打密碼進入,食指慢滑霧面感應區,習慣性先接收好多則來自不同社群的動態訊息,公司帳號裡有老闆出玩的照片,遊戲帳號裡有出團夥伴最近炫耀有多歐氣,家裡帳號裡有父母叮嚀著早日回家團聚。

  她嘆了口氣,對於現代生活想躲藏自己的行蹤並不是那麼容易,只有消極選擇放掉不想接收的資訊,還得一身清靜。

  她好想出遊,讓自己什麼事都不用管,沉澱一下心情,已經成為社畜身份的她,變得沒辦法像學生時代一樣,逃避應負的責任。

  咖啡的餘溫在右手附近漫溢,雨聲漸響,室內休憩的人們低聊著天,混著雨聲在耳邊悶鳴。

  盯著筆電的視野逐漸模糊,倏然一暗,她不小心將頭觸在花窗邊打盹起來,直到因做了惡夢清醒,才發現自己睡了半個小時之久。

  糟糕,她太累了。

  她慌張檢查身邊的財物包包,怕自己在失去意識半個小時內,有什麼人從她身上打劫而走。

  「小姐,妳不用擔心,沒人來到妳位置附近偷東西。」

  張小鈴驚慌,發現聲音是來自她的前桌,一位穿著短T長褲戴著深色眼鏡的男人,細長的髮絲隨意散落,坐在雙人座面對她這一向,微抬著臉對她瞧。

  那位男人跟自己一樣,桌上放著咖啡與筆電,筆電上落著社群動態首頁,顯然也是來咖啡館休息瀏覽社交網路。

  那位男人對自己真摯凝望,雙手在鍵盤敲打的動作停下等她,她發現他似乎在等待她的回覆,微點起頭道謝。

  「……好,謝謝你。」

  「不會。」

  語畢,男人繼續低下頭,雙手專注在筆電鍵盤上,飛舞。

  她偷偷覷向那位男人,剛來這張座位時前桌並沒有人,那男人應該是在她睡著期間才來這裡休息,不知道自己剛才有沒有睡到流口水,擺出很難看的睡姿破壞形象。

  呃,或許她其實也沒什麼形象可言。

  窗外的雨看起來又變得更大了些。

  殘杯的臻果咖啡冷早已冷卻,今天是上班日,她故意請特休來這裡偷閒,只有上班日這間不起眼的咖啡館才沒什麼人,才能獨佔一隅平靜。

  她清醒半小時,睡了半小時,再清醒又渡過了半小時,除了繼續晃著網路看小說,再來就是眼前的男人吸引她的注意力。

  那男人很忙碌,飛舞一陣的雙手在十分鐘前才停止,指節分明的大手拎起白色咖啡杯輕啄幾口,爾後伸手拉直懶腰,凝視筆電上的視窗隨意跳動。

  她想,他是工程師嗎?

  那小小的遐想在她腦內繽紛起來,在平淡的咖啡時間裡宛如花團錦簇,為眼前這位男人添色不少。

  什麼某大公司的新興科技貴實際上很窮落、或是進度趕不完爆肝,被上頭盯到不行只能跑來咖啡廳逃難的下層員工……反正她絕對不會想到自己遇到總裁,笑自己沒那種好命。

  那種東西留在小說給人去夢就好,她是個實際者,奉行一步一腳印,不會想著青蛙變天鵝。

  在腦內亂想過好幾輪,直到那位男人抬起眼斂眉看見自己,她在一瞬間收起飄遠的思緒。

  「小姐,妳還好嗎?」

  聽到他說出的疑問,她轉頭檢視自己渾身上下,對他搖搖頭。

  「還好,沒什麼事。」

  她看見那男人唇邊勾起魅惑的笑容,再問:「那妳肚子餓嗎?妳可以去跟櫃台點一份餐點,我請客。」

  腦中紛亂的想法迅速被轟回原位,她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話。

  那男人,是在約她嗎?

  「咦?是對我說嗎?」

  男人對她點點頭,她突然害躁起來。

  「可、可以嗎?」

  人生第一次被陌生人請吃飯這種事,莫名降落在她的身上。

  「看妳想吃什麼,就當作我賺了點錢想請小姐吃飯,這樣就可以了。」

  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此刻遇到的好事,那男人為了讓她更相信自己做得到,自己先起身去櫃檯要了菜單,遞在她面前。

  「選吧,選好了我再去結帳就行。」

  心,感覺惶恐,卻又帶些僥倖。

  「那請給我一份,白醬培根義大利麵。」

  ※

  「你請她吃飯?」

  與咖啡廳的女子分離之後,咖啡廳的男人──瑞西塔來到另一間餐廳,和最近才認識的友人吃著燒烤。

  「對,不然我不忍心看她疲累又可能受驚嚇的模樣,那太折磨了。」

  短髮友人對他翻了個白眼。

  「如果被她知道,那家咖啡廳上方被老闆藏著一具被殺害的屍體,不知道會變怎樣。」

  瑞西塔突然覺得友人直白的模樣,非常討人厭。

  「你個性這麼不體貼,難怪當初追著老婆都要老婆自己貼上來。」

  「還真多謝你的玩笑話。」

  短髮友人知道自己在嘴皮子上鬥不過瑞西塔,率先舉燒烤叉子投降,才繼續進攻下一片肉。

  「所以呢,你後來怎麼解決屍體的?」

  聽著友人的疑問,瑞西塔耐著性子回答他:「我去結帳的時候,那位老闆剛好在櫃台裡,我只跟他說我要來拿陳芳語寄放的東西,他人就慌了。」

  他記得那位老闆一聽到陳芳語的名字,嚇到差點想奔出櫃台逃走,要不是他威脅他警察佈下天網在附近守候,逃也沒有用,才讓他乖乖跟著自己配合,送上刑台。

  至於那位睡著的面容像嬰兒一樣不經世事的小姐,純粹只是個意外。

  他不想打擾這份意外,破壞了雨天午後的美麗。

  「陳芳語,是那名被害者的名字嗎?」

  「安娜陳,是她的代名。」瑞西塔邊翻著肉片,邊繼續回,「那是我在CIA認識的亞裔夥伴,我知道她要追查一份恐怖份子的走私軍火來到台灣,沒想到從此失去她的消息。」

  友人沉默不發一語,這種隨時會有人殞落的工作沒人能阻止得了什麼。

  「算了,吃飯吧,吃完我要飛回去美國一趟。」

  「報告嗎?」

  「是呀,交差呀。」瑞西塔譏笑著手上這份討人厭的報告,「交很討厭的差而已。」

  「……慢走不送。」

  「有時候我還挺喜歡你什麼廢話都沒,真安心。」

  火爐上,熟嫩的紅肉片冒著熱氣冉冉,瑞西塔一次次翻著肉片,感覺自己也像這肉片被看不見的惡意俱火焚燒。

  他會沒事的,打死也要讓自己活著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寫文時間:2018-06-01 16:49:50
當時是拿短篇練手感,沒特別注重人物與事件順序,就當看看囉。

Tags: No tags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